新闻动态

21调查丨现代系私募基金赵建平前情:登记重要信息与税务重要信息截然不同4.9亿资金作为劣后投资“未披露”

来源:147采集 作者:147小编 时间:2022-04-30 04:12:27

本报记者李域 深圳报导

随着一篇非官方行政处罚的揭晓,现代系母公司私募公募基金被控违规事后浮上了河面。

近日,湖南保监局发布的四篇公告显示,现代系母公司三家私募公募基金机构因数项违规行为,被采取开具提示函的风险防范措施。

具体来看,重庆睿通致和股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列全称睿通致和)存有利用公募基金个人财产和职位之便,为股份投资者以外的人谋取利益以及不同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个人财产混用运转等三宗违规事宜,睿金众合(重庆)创业股份投资公募基金信息中心(有限合资经营)(下列全称睿金众合)被控侵吞公募基金个人财产等多宗违规事宜。

此前,有创业者向21世纪经济报导本报记者控告,睿通致和母公司私募公募基金产品睿金1号即将到期无法偿付本息,且购买公募基金三年来,睿通致和未曾按照公募基金合约要求不定期向创业者提供公募股票价格。同时,在未知会的情况下存有优先选择、劣后的资本息差异,而自己股份投资的公募基金属于劣后级。

在关于睿通致和的行政处罚正式破冰后,有创业者透露,现代集团相关人士和睿金众合投资顾问冯梁茵在处理欠费的时候,曾提出了50%的偿付方案,但后面一直联系不通畅,目前还没有进展。

据中国证监会中文网站4月2日消息,3月25日,中国证监会召开2022年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与地区性股份消费市场风险防范、严厉打击与普诺省组织工作全会。全会布署2022年的五点重点组织工作,涉及私募公募基金、地区性股份消费市场、鼓颏、严严厉打击法投资者教育活动等。

对此,川财证券执行官分析师、研究所副所长东北证券表示,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违规定增微盘、操纵者消费市场、内幕消息交易等违规违规行为,都是严苛风险防范的专业领域,尤其是对于一些伪私募公募基金的风险防范,将会越来越严苛。

登记重要信息与税务重要信息不一致

睿通致和与睿金众合均被控侵吞公募基金个人财产。

中国公募基金业协会披露重要信息显示,睿通致和目前管理8只产品,管理规模在20亿至50亿元之间,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为冯梁茵,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现代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艾路明。

据湖南保监局发布的《关于对重庆睿通致和股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采取开具提示函措施的决定》,睿通致和存有五项违规行为。

这五项违规行为分别是,部分公募基金产品未托管且未在公募基金合约中明确保障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个人财产安全的制度措施和纠纷解决机制;存有将不同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个人财产混用运转的情况;利用公募基金个人财产和职位之便,为股份投资者以外的人谋取利益;存有侵吞公募基金个人财产情况和不按照合资经营协议约定履行职责。

湖南保监局表示,睿通致和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决定对睿通致和股份投资采取开具提示函的风险防范措施。

创业者所提到的欠费的睿金1号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正是睿通致和管理的产品之一,该公募基金成立于2015年12月24日,在2016年1月6日登记,目前显示正在运转。

同一天,湖南保监局发布《关于对睿金众合(重庆)创业股份投资公募基金信息中心(有限合资经营)采取开具提示函措施的决定》显示,睿金众合也存有侵吞公募基金个人财产情况和未及时填报并不定期更新管理人有关重要信息多宗罪。

成立于2015年12月的睿金众合,注册资本为1000万人民币,执行事务投资顾问为冯梁茵。据爱企查重要信息,睿金众合三位个人股东分别是,冯梁茵、洪潇、薛嵛分别持股60%、20%、20%。

令人疑惑的是,中基协披露的三位股东却分别是天风睿通(重庆)股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洪潇、薛嵛分别持股60%、20%、20%。

中公募基金协机构提示重要信息也显示,睿金众合填报重要信息与税务不一致,在2022年4月22日的对比中,睿金众合的股东重要信息和注册地重要信息(精确到中国证监会辖区)均与税务不一致。

天风证券退出

睿通致和和睿金众合成立之初均有天风证券痕迹。

公开资料显示,睿通致和成立于2015年3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

睿通致和前身为天风睿通(重庆)股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时的股份结构是,天风证券私募公募基金股份投资公募基金子公司——天风天睿股份投资有限公司持股65%,冯梁茵持股35%。

2018年2月,天风天睿退出,股份转让给由现代系掌门人艾路明实际控制的重庆现代集团母公司重庆现代瑞通股份投资管理公司,天风睿通也同时更名为睿通致和。

睿金众合也是如此。睿金众合成立于2015年12月,成立时天风睿通(重庆)股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即睿通致和)持股60%,自然人付东和洪潇分别持有20%,2019年12月31日,天风睿通(重庆)股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退出睿金众合,自然人冯梁茵、洪潇、薛嵛分别持股60%、20%、20%。

公开重要信息显示,冯梁茵毕业后即进入金融行业,先后就职于新时代证券、国都证券、国开证券等多家券商,2011年8月至 2013年3月就职于天风证券,担任并购融资部副总经理,2013年4月至2017年12月就职于天风天睿股份投资有限公司,担任股份投资总监。

2015年3月至2018年11月担任睿通致和总经理,现为睿通致和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和执行董事。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睿通致和曾为天风证券私募公募基金股份投资公募基金子公司天风天睿控股,以及冯梁茵曾任职于天风证券,但是天风证券子公司目前已退出,与睿通致和或睿金众合已无股份关系上的直接联系。

4月1日晚间,天风证券公告称,公司股东人福医药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所持全部天风证券7.85%股份,转让予湖南宏泰集团有限公司,转让价款总额21.24亿元。

若转让顺利完成,意味着现代集团全面退出天风证券,同时天风证券持股5%以上股东将全部为国有企业。

目前,睿金众合仅管理重庆天风智信股份投资中心(有限合资经营)一只产品,管理规模20-50亿元之间。

天风智信于2015年12月设立。2016年3月,天风智信变更注册资本为20亿元,其中公募基金管理人睿金众合出资1000万元,占出资比例的0.5%,天风睿通(即睿通致和)出资4.9亿元,出资比例为24.5%,湖南中经中小企业股份投资有限公司出资15亿元,占出资比例的75%。

2018年11月,湖南中经中小企业股份投资有限公司退出天风智信,久泰蓝山(苏州)股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列全称久泰蓝山)用15亿元接盘天风智信75%的股份。

而久泰蓝山的实际控制人即是睿金众合的自然人股东薛嵛。

4.9亿资本息作为劣后股份投资未披露

21世纪经济报导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上述睿金众合管理的天风智信产品与睿通致和有着未披露的隐秘关系。

一份名为《天风智信项目股份投资情况的说明》显示,天风智信募集金额为20亿元,合计对外股份投资本息额19.85亿元。

资本息投向了两个项目,其一为房地产项目,卓诚兆业项目9.85亿元,其二为汽车项目,投向永康众泰项目10亿元,合计对外股份投资本息额19.85亿元。

根据税务登记资料,睿通致和将睿金1号募集资本息4.9亿元投向另一只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产品——重庆天风智信股份投资中心(有限合资经营)(即天风智信),占私募公募基金产品总规模的24.5%,另外的资本息来源包括久泰蓝山(苏州)股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久泰蓝山),占比75%,冯梁茵等几名个人成立的公司还出资1000万跟投,占比0.5%。

按照上述创业者的说法,直到发生欠费后,其才得知4.9亿元股份投资是作为劣后级投入天风智信。

其认为,这样的股份投资收益分级安排,睿通致和在睿金1号募集及运转过程中未曾向股份投资者披露,更未向股份投资者揭示相关风险。

这一说法与本报记者获得的公募基金合约吻合,公募基金合约显示,本公募基金不设分级安排,每份公募基金享有同等的收益权,项目股份投资退出所收回的本息及股份投资收益按照公募基金份额持有人持有的公募基金份额比例分配给各公募基金持有人。

事实上,优先选择级和劣后级是一种金融结构化产品,优先选择级优先选择享受保障,要是亏损的话,先亏劣后级的,因为风险也比劣后低,所以优先选择级的收益比劣后级的低。

竞远律师事务所龚芳芳律师认为,一般来说,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管理人发行结构化产品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公募基金管理人资本息实力和知名度都较小,定增能力也较弱。这种情况下,在发行第一只私募公募基金产品时往往会选择结构化产品,这样公募基金管理人不需要募集整个产品的全部资本息,而只需投入占产品规模一小部分的资本息作为劣后级,然后从银行或信托资本息池对接优先选择级资本息,就能使产品成立。

第二种是成熟的公募基金管理人为了追求更高收益而主动选择发行结构化产品,通过结构化产品放杠杆,追求高收益,同时也承担更高的风险。

深圳私募公募基金业内人士猜测,作为天风证券直投平台天风天睿入股睿通致和,应该是属于第二种,通过结构化产品放杠杆追求高收益,出了问题则会先亏创业者的钱。

据中国证监会中文网站4月2日消息,3月25日,中国证监会召开2022年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与地区性股份消费市场风险防范、严厉打击与普诺省组织工作全会。全会布署的具体举措包括完善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风险防范规则,优化私募公募基金公募基金风险防范和服务,稳妥化解行业风险,推动行业健康发展等。

目前,修改《私募公募基金股份投资公募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已列入中国证监会2022年度立法组织工作计划。业内人士表示,这些将有助于保护股份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消费市场健康有序运行。

据悉,创业者与现代集团相关人士的沟通尽管不通畅,但还要继续。